幻灯二

82岁击剑教练活跃在校园与社区 “老剑”:要教到我提不起剑为止 | 北晚新视觉

2019-10-10 11:54:44 旭博体育-旭博app-xubet旭博 12

  

  陶金汉与学员合影

  许多学生都说,虽然陶老师82岁了,反应比他们年轻人还要快。陶老师不仅教会了他们击剑,也教会了他们如何对自己坚持的事情保持热情。

  “陶老师的反应比我们快多了”

  “初见陶金汉老师时很吃惊,完全想不到这个精神矍铄、身姿挺拔的老人已经82岁了!”击剑馆里,正忙活着穿戴击剑装备的学生告诉记者。

  此时,里面的训练场上,陶金汉正在和学员对练。他不时停下来,一边讲解,一边俯身扳正学员的膝盖。练剑的学员,大多数是大学生,还有少数是附近上班的白领,其中也不乏一些外国人。

  “刚开始练剑的时候,我觉得陶老师年纪大了,出手不敢太重,还被他嫌弃手力道不足。陶老师和学员打实战的时候,手部动作极快,而且很优雅。他的协调性比我们很多同学要强,反应也比我们快多了。”大学生程思洲表示。

  学员们打实战时,陶金汉在旁边当裁判。很多时候,观战的学员们都看不出场上选手的交手次序和位置,但是陶教练每次都能说得特别清楚。“陶老师可以听出两剑碰撞时剑身不同位置声音的差异,而我只能听出个大概。”程思洲说。

  除了敏捷的反应令学生敬佩外,陶金汉的耐心和专业还赢得了许多小粉丝。

  许多学生表示,陶老师会根据他们的程度、特点因材施教,分开教学。这种方法能让学生最大化地学到理论和实战技能,但是老师会比较累。“陶老师一直都特别地耐心,也很幽默。一个82岁的老人专注起来的样子很值得尊敬和学习,也非常迷人!很多同学都是陶老师的粉丝。”大学生张景表示,他跟着陶金汉学习击剑已经两年了。

  陶金汉82岁生日时,击剑馆的学员们还自发组织给他买了生日蛋糕。击剑馆内亮起了生日蜡烛,响起了生日快乐歌。“陶老师有些害羞,但是面对同学们的一片热情,他还是配合着,还跟大家一起合影。”

  “要教到我提不起剑为止”

  这个击剑馆,位于北京大学邱徳拔体育馆。陶金汉是应学生社团——北京大学击剑协会之邀,在这里教授击剑的。“每个星期两次课,每次课从晚上7点到9点。刚开始的几年,一个学生每个学期只需要交100块钱的学费,不久前改成了一个学期200块钱。”陶金汉告诉记者。

  这样算下来,每节击剑课只收每个学生不到5块钱。陶教练已经退休多年,为什么还要来给学生上击剑课?

  陶金汉说,学习击剑在市场上要交好几千块的学费,大学生普遍都承担不起,年青人又都特别喜欢击剑这项运动。所以他想要帮助大学生,同时也让更多人能够了解、喜爱击剑。

  “是我主动上门,找到北大体育教研部的主任,跟他申请在北大开击剑课,那时候我70岁。刚开始我每学期带两个班,后来因为选课的学生太多了,太多学生选不上,就扩大成了四个班。击剑这个事儿,是越练越想练的。每星期就几节课,学生们显然不过瘾。于是他们组织着在课外练习,我就来指导他们,后来慢慢的就成立了击剑协会。自2004年,我毛遂自荐到北大上击剑课起,我每周都会去给他们指导。后来,附近上班的白领及居民都会来击剑馆一起练习。”陶金汉欣慰地说。

  北大的击剑课,只是陶金汉推广击剑运动所做的一部分工作而已。在72岁那年,陶金汉开始辅导北京市第五十七中学的击剑队,近两年的教学后,很多学生都获得了一、二级运动员等级。除了击剑,在退休后的陶金汉还组织北京体育大学离退休教职工练习太极拳。“因为很多老年人练不了击剑啊!太极拳、太极剑适合大家。不只是击剑,体育运动都能强身健体,让人心境开阔。”

  学生们经常说,陶老师的精神头儿比不爱运动的年轻人好得太多了!陶金汉告诉记者,“练习击剑会让我感到特别快乐,我教击剑,要教到我提不起剑为止。”

  回国效力后才接触到击剑

  为什么要教一辈子击剑?从陶金汉家中的一幅泛黄的照片上,或许能找到答案。照片上是一个领奖台,冠军位置上的年青人站得笔直,神情肃穆地注视着前方。

  陶金汉介绍说,照片是1966年举行的亚洲新兴力量运动会,他在这次赛事中获得了佩剑个人冠军,那年他刚21岁。回忆这段经历时,陶金汉兴奋地说“这是中国击剑运动员第一次出国参加比赛!也是我获得的第一块国际性的金牌!”

  这次比赛后,陶金汉把击剑当成了一生的事业,但是年少时期的他也曾醉心于足球和武术。陶金汉1935年出生在印度尼西亚,父亲是走江湖的生意人。陶金汉小时候就练习过武术,还曾在印尼当地表演,少年时期的他还特别喜欢踢足球。了解和学习击剑,是始于回国后。

  “在1953年,我18岁,跟姐姐一起回国。那时候国家解放了,大家都想回来参加建设,我们也回到了家乡湖北。1956年,我考取了北京体育学院,当时的我特喜欢足球,是校足球队队长。在入学第二年,我无意中看到了练习击剑的学生。我走进训练场拿起击剑面罩往头上戴,小时候的剑客梦突然复活了,于是就加入了击剑学习班。边踢足球边练击剑,算是业余学习。整整一个暑假,同学们都回家了,我还在一个人对着靶子练。”

  当年的11月份,学习击剑9个月的陶金汉,参加了全国十七城市击剑技巧锦标赛,拿了花剑冠军。他也慢慢萌生出放弃足球,专攻击剑的想法。“当时在全国,练击剑的人并不多。我犹豫了很久,还是坚持选择了击剑,因为我觉得个人项目容易出成绩,我的求胜心比较强。”

  几年的刻苦训练后,陶金汉参加了亚洲新兴力量运动会。“比赛,我就没有想过输。佩剑的五场比赛,我全赢了,拿了冠军。花剑、重剑不是我的强项,拿了第三和第五。”

  到校园普及击剑在社区教太极

  “39岁的时候,体委考虑到我的年龄大了,让我别打比赛了。于是我就把主要精力转向教课和裁判工作了。”陶金汉告诉记者。1975年,40岁的陶金汉成为了中国第一批击剑国际级裁判。此后他曾在世界击剑锦标赛、世界大学生运动会、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等赛事中担任裁判。

  没有赛事时,陶金汉在北京体育大学竞技体校当教练。“组建击剑队时,我选择在水平相对滞后的贵州、辽宁、黑龙江招生,发掘人才,希望这些地区赶上先进省市队的水平。”

  说到自己的学生,陶金汉念出了一串名字,他们很多都在重要赛事中获得过好成绩,还有的在高校当了击剑老师。而说到退休后,在北京大学、北京第五十七中学教授的业余击剑运动员。陶金汉也非常得意——“我在北大教的学生,2012年获得北京市大学生击剑比赛佩剑团体赛冠军、个人赛冠军;在北京第五十七中教的学生,也在全国中学生击剑锦标赛中获得过女子佩剑的冠军。我们练太极拳的退休教职工,还参加过国际武术比赛呢。”

  “跟着陶老师学习,我有一个很大的收获——任何事情只要坚持,就能看到进步。但是对自己坚持的事情一直保持热情,这点很难。所以要通过各种小目标来激励自己,比如:未来1个月,我跟某某高手比赛,我一定要打赢起码1次。这样的小目标多了,就可以参加更高层次的比赛,比如北京市联赛。”大学生张景告诉记者。

  “陶老师每周都来给我们上两次课,风雨无阻。我对陶老师的感情,有点像对自己的爷爷一样。所以,虽然陶老师很健康,但我有时候依然会担心他的身体。如果陶老师教击剑累了的话,一定要多休息。”

  退休后的陶金汉,在北京大学、北京市五十七中开击剑课以来,共教会了近两千名学生击剑。

  来源:北京晚报 实习记者 谢宇航